当前位置: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正文

被唐诗误解的匈奴古城

2018-11-30 11:48:54 作者:念退思 来源:线上创作 情感驿站

历史遗迹

 武威城外,海臧寺之侧,有一座浓缩了两千一百多年间风风雨雨的古城,它见证了匈奴的兴起消亡,目睹了盛唐的繁荣,也体会了丝绸之路的衰落。这座城就是姑臧城。姑臧城原名盖臧城,后讹为姑臧城。姑臧城是甘肃境内的三座匈奴古城之一,也是武威最早的城池。

它的起源则要追溯到匈奴之前。2100多年前,河西走廊人烟稀少,是游牧民族的天下。石羊河畔生活着乌孙、月氏等民族,乌孙人在此修筑了聚落赤乌镇。想来,乌孙人修筑的赤乌镇,不过是土围子而已,距离实际意义上的城池还有一定的距离。两千一百多年间,这座雄城的主人也如同走马灯般地变换着。很快匈奴人就取代了乌孙、月氏,他们成了这块土地的主人,将这座城市重新进行了整修。最后休屠王成了这座城的主人。休屠王是匈奴休屠部的首领,他和浑邪王驻牧于河西走廊,镇压乌孙、月氏残部,防备汉军。可惜休屠王的好梦也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霍去病的铁骑所打破。

公元前121年,霍去病指挥河西大战,春夏两次击破匈奴,休屠王先丢失金人,接着被同族浑邪王斩于马下。从此之后,这座匈奴古城连同他们的主人渐渐从历史视野中消失了。只有史书的角落里,留下了他们的蛛丝马迹。汉开河西,霍去病在这里耀武扬威,所以汉武帝将这里命名为武威。姑臧作为姑臧县的治所,也是武威郡的治所。

时光匆匆,数百年一晃而过。天宝十三年,一位书生打马扬鞭,进了武威城。他就是准备万里觅封侯的岑参。他在这里留下了无数诗歌,后来,姑臧城因唐诗纷争而更加耀眼。这场纷争大约源自宋代。当时,万国来朝的大唐盛世早已成为烟云,屈居在黄河岸边的北宋王朝,在西夏、契丹等地方政权的围攻下苦苦支撑。而凉州作为中国三大城市的繁华也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开通而走向没落。尽管西夏人依旧把凉州视作陪都,但只不过是西下夕阳的余晖而已。

困守中原的宋人,他们的见识永远也无法越过黄河,看不到更广阔的西域。只能盯在黄河以东,自然想不到盛唐时凉州城究竟是什么样子,便想当然地将诗句中凉州改作梁州,将七城改为了七里,对诗句的解释也走向偏颇。

花门楼前见秋草,岂能贫贱相看老,花门实际是个地名,指的是花门山,在居延海北300里,再往东北千里是回鹘人王帐所在地。唐人在花门山修筑了花门堡,作为防备游牧民族南下的前哨,诗句中岑参用来指他们喝酒的回鹘酒家,来暗示自己目标远大,不能默默无闻而死。谁知在宋人眼中,花门楼多被解释为一般民宅,有人甚至解释为门前有花的门。

一场争论就此开始,数百年来,关于七城、七里的争执至今不息,有人说七城,有人说七里。自此岑参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丈夫一英雄的豪气,终于演化成陆游入梦来的铁马冰河,然后越来越淡,越来越小。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岑参没有在凉州停留多长时间,就沿着古道继续西行……而他的诗句,在1300年后,依然在这块大地上回响。

两千一百年前,石羊河畔,雄城耸立,匈奴人骑着骏马纵横驰骋。1300年前,石羊河畔城如龙形,10万户居民载歌载舞。岑参提笔写下弯弯月出挂城头,城头月出照凉州。如今,雄城只剩下了残砖断瓦,纵横蒙古高原数百年的匈奴人也早已远遁欧洲;而因岑参的诗句引起的纷争依旧在延续。姑臧城,一座因唐诗而纷争迭起的匈奴古城。

 

相关推荐:山中峡谷

 

更多情感驿站

本文由线上创作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975004.comqgyz/16024.html

博客主人YeLongCu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资深技术宅。
  • 文章总数
  • 1306941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1 线上创作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