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正文

木兰之花家陵

2018-12-04 11:59:22 作者:念退思 来源:线上创作 情感驿站

历史遗迹 

木兰故事是一个流传了近2000年的传奇。千载后,它的魂魄仍然活着,活在许多老百姓中间,活在影视剧作品中;而这个魂魄的诞生之地就是陕西省延安市西南万花山的花原村。

这是一个静谧的小山村,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绕在两山之间,旁着公路的是一条静静的小河。在这里天是蓝的,是那种让人心动的蓝,旷野是寂静的,是那种让人心灵宁静的寂静。路上没有几辆汽车经过,走在这样的一条公路上,即便是想高声歌唱,也要考虑一下是否会惊飞路边的小鸟。

花木兰墓就坐落在这样一个山谷中,千秋之后这里仍然回荡着木兰诗余韵,一个少女的传奇就从这里走向世界各地。万花山在延安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地名,但是躺在它怀抱中的花家陵,却是鲜为人知。

今天的花木兰墓虽然小,但却很整洁。岁月沧桑,湮灭的是石碑,不灭的是魂魄。千载后,能被称之为将军的不过李广等数人矣!木兰可以无憾已!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如果不是战争,花木兰或许就成寻常妇人,相夫教子,终老荒村,那种田园的耕织生活,也是当时妇女的唯一选择。显然这种生活被突如其来的战争所打破,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兒,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这些诗句都是我们所熟知的,许多人甚至能背诵下来。

在乐府诗集中的木兰诗还有下半部分。这是以前我们所不知道的。对木兰的战争生活描写的比较详尽,木兰代父去,秣马备戎行。易卻纨绮裳,洗卻铅粉妆。驰马赴军幕,慷慨携干将。朝屯雪山下,暮宿青海傍。夜袭燕支虏。更携于阗羌。将军得胜归,士卒还故乡。

12年的殊死征战中,战功赫赫,由士兵晋升为将军。战争结束后,花木兰激流勇退,辞别皇帝回到了故乡。当她脱下战袍,恢复女儿装时,她的同伴大为惊讶,想不到和自己共同征战十二载的将军竟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很多人赞叹不已说世有臣子心,能如木兰节。忠孝两不渝,千古之名焉可灭!。

据传木兰回归家乡后,居住在万花山,直活到八十岁。她的墓地就建在万花山隔河相望的另一座山上,是遵照她的遗嘱而造筑的,让她时时能看到她喜欢的万花山牡丹。现在人们把埋葬花木兰的这座山叫花家陵。

推开一扇小木门,里面的一切静谧而安详,这是一个沉寂了千年的墓地。最先引入我们视野的是一个花园,花园的上面是木兰的塑像。过花园,沿着一条石头砌就台阶,来到了花木兰墓前。

整个木兰陵园依山而建,面对一河长流水,园内遍植松柏花卉。墓碑上雕刻着著名书法家舒同撰写的花将军之墓五个大字。墓穴前矗立一尊花木兰骑马征战的雕像。战马前蹄跃起,花木兰全身披挂铠甲,左手握缰,右手执剑。

可以说,据传这两个字道尽了花木兰生事的迷茫,渲染出了另一种苍凉。世人的敬仰和崇拜被深深地印在据传这两个字的背后。有生于无,无生于有。据传往往使历史徘徊在真实与虚幻之间,所以说花木兰也在有无之间。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历史就在这样的虚幻和真实之间给我们上演了一个传奇。

 

相关推荐:你熬过的苦,都是一种成长

 

更多情感驿站

本文由线上创作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975004.comqgyz/16654.html

博客主人YeLongCu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资深技术宅。
  • 文章总数
  • 1306941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1 线上创作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