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散文随笔 > 人生感悟 > 正文

二姨

2018-12-07 17:00:06 作者: 来源:[db:出处] 人生感悟

再次见到二姨是在六月中旬弟弟女儿的满月宴上。已经进入仲夏,四面环山的小村庄依然炎热,门前的柳树枝干粗壮,对于一年也就回来一两次的我,这个村庄唯一在变的是人,消失的童年,走散的玩伴,佝偻并逐年减少的老人,年轮在仲夏更显深邃,乡村的喜宴简陋混杂,来的人除了亲人便是乡里乡亲,那些饱受劳碌的人满身岁月褶皱,父亲在不大的院子搭起了简易棚舍,摆了桌子,门外的移动厨房不断地飘来菜香,还没开席的时间,有人不停地望向门外,来参席的基本是村里的老人,女人。而这些人,和母亲,奶奶一样,是将青春交付给土地的人,黝黑的脸膛,粗糙的双手,他们的世界除了眼前的田埂便是远处的大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匆匆赶回家的时候已将开席,忙乱里我瞅了一眼周围的人,在桌角处看到了戴了遮阳帽的二姨,那个帽子已经退色,记不清是不是两年前见她时的那顶,但显然已经放了多年,帽檐处退色的图案依稀像是梅花的花瓣,而身上那件浅紫色的薄外套,我清晰地记得是很多年前的那件,因为那件衣服曾经成了一个女人悲苦最明显的标志,十年前的一个仲夏,我在家里写作业,那时我已高中,不大不小,和所有同龄人一样奋斗在改变命运的征程里,酷热里我依稀听到了门外的哭 泣声,于是放下手中的笔走了出去,在门口我看到了那件紫色的外套,在一个抽搐的身影里抖动。二姨是个身形粗壮的女人,宽阔的肩膀,高大的个头,脸庞的轮廓也是粗糙的雕琢,宽广的额头,深陷的眼窝,高高突起的颧骨像极了沟壑的山丘,就连牙齿都是长的不整齐,说话的时候很大声,从背后看上去,不认识的人还会以为是个穿了女人衣服的粗壮汉子,仿佛这个女人生来就该承担命运的重担。就这样的二姨在其匆匆和母亲说了几句后,没进屋便转身走了,愣在门口的母亲半天说不出话,预感告诉我肯定是不好的事情,于是便乖乖回房间没敢啃声,后来,在晚上父母的争吵里听明白了二姨突然来访的原因。

用母亲的话说,二姨是个命苦的女人,年轻的时候丈夫重病,她一个人拉扯儿女,还要照顾躺在床上不能动的丈夫,终于丈夫扔下她们走了,痛苦中其实也减轻了她的负担,可是命运并没顾恋这个单身母亲,表姐接着他父亲的班缠上了重病,四处求医成了二姨的使命,乡里郎中,城里医院,甚至各方神灵都被她找了个遍,可惜,表姐还是没能好起来,就这样,日夜劳作,又背负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的二姨和日子死磕,后来表哥终于能自己打工挣钱,表姐也因正青春病情好转,记得那年刚结婚的表姐美的像仙女, 而那年的二姨,看起来年轻了些。只是命运的不公并没有眷顾这个好不容易熬到儿女成人的女人身上。表哥在外地违法被送进了监狱,远在穷乡僻壤又没能力的二姨四处奔走,为了筹钱把儿子救出来,求遍了能求得人,却最终搭上了全部家产,她好不容易筹到的钱被答应营救表哥的人骗走,绝望的二姨攥着母亲和父亲争吵得来的几百块车费独自踏上了列车,在那之后我便在再未见过二姨,偶尔听到别人给母亲传话,说二姨在离表哥监狱不远的城市打工,为了能照顾儿子,什么活都干,餐厅,家政,甚至参加只有男人能干的工程队,可能命运给她的唯独一副好身板,也或者只有这倒不下的好身板才是扛得起这深沉的苦难。于是青春里,我一直忘不掉二姨那天穿的那件外套,她宽大的身躯在那件更宽的外套里抽搐,我没看见她深深地眼窝里涌出的泪水,但那件匆匆飘过门前的衣服像极了一湾流动的苦难,裹挟着她飘零在这世界。

苦难至于二姨,就像定期的炸弹,设定好了时钟,幼年的贫穷和饥饿,青年守寡,好不容易到中年,却又守着失去自由的儿子度过了艰难的三年。无法想象这些岁月里她是怎么过来的,或许她除了努力没有任何选择。

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二姨拉着我在厨房聊了一会,二姨和我并不是很亲,因为我们并没有多少交集,除了听说一些她的故事,便是偶尔逢年过节的相遇,而这相遇的概率并不高,我忙着为了飘渺的梦想流浪,她忙着挣扎在苦难的迷宫里寻找出路,而这次的相遇也是匆忙,忙着帮母亲打理,和二姨也是几分钟的闲聊,或许是没人倾诉,或许是认为多年未见,在宴会结束的空隙里,她拉着我絮叨着自己的生活,也正是这短短的聊天里,我得知去年病情加重的表姐在前一月终于撒手人寰,解脱了多年的病魔纠缠。二姨平静的说:“或许,死亡真的有时候不是一件坏事吧”然后我看到了她眼眶里的泪珠,而那泪水并未流出来,可能因为是在参加宴请,或者,其实,眼前的这个女人比谁都清楚泪水的无力。而坐在她对面的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仿佛时空逆流,眼前的这个女人像时间长河里的一粒沙,久经漂洗,棱角圆润, 包含苦难,却又闪闪发光。

二姨再黄昏的时候走了,说着急回家照顾小孙子,母亲没有留宿,我也没能和她聊的太深,小村庄的黄昏还是那么美,退去一天的炎热,太阳在远处的山上慢慢滑落,晚霞红彤彤的满山野,田地里庄稼正绿。

当了奶奶的二姨温润了许多,说话不再大声,出狱的表哥结婚生子,并且有了小孩。和孙子在一起的二姨还是满面阳光,一定会在某个黄昏会给乖巧的孙子讲故事。

本文由线上创作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rsgw/17211.html

博客主人YeLongCu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资深技术宅。
  • 文章总数
  • 1314706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1 线上创作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