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心情日记 > 心情随笔 > 正文

漂洋过海来看你

2018-10-28 11:43:24 作者:smile 来源:线上创作 心情随笔

 漂洋过海来看你

 
 漂洋过海来看你
    (每个年代都是小虎队逝去了。)流川枫与三井寿。.
 
    书斋不断环场音效地王力宏与黄明志二重轮翻的〈漂向北方〉,千百转瞬而逝的仿佛中似乎抓到了〈北京一夜〉。
 
    (信乐团,不是陈升。)电影《北京乐与路》情节是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飞机即将降落在机场之中,薛岳沉重的行李。
 
    后来,奥运鸟巢落幕的后来,没有人想到自己成为公文上的「低端人口」。
 
    妳的名字和「香格里拉」一样,独一无二的丽江变成随时随地可以被抽取的代名词了。
 
    小虎队没有了。
 
    依稀记忆是在L.A Boys之后,不是《综艺大哥大》,猪哥亮余天倪敏然高凌风还同棚在《龙兄虎弟》的音乐教室上。
 
    (《黄金拍档》是小虎队的房间。)王力宏首度登场亮相,还有小提琴演奏。
 
    李连配、陈吕配、连宋配、马萧配、习巨配,邓紫棋在光年之外遇上另一个莫文蔚。
 
    而只有周慧敏独自伊人地美丽着,木兰漫天地坠露着将离满身瓣瓣。
 
    吴仁杰,《离骚草木疏》;不是凉凉,jht所著《暖暖》。
 
    芍药。
 
    自己的房间,终于可以回去,来到北京后露宿街头,现在终于可以回到家乡了,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忘记jht的哪则故事,合租的室友不再回来了,在台南,色情场所中兼职的音乐老师(?)。
 
    李宗盛越过山丘之后,才发现无人等候。
 
    带着薄薄的毕业证书,还有很薄几乎没有近人研究的论文离开研究所,回到了故乡,里长伯没有燃放鞭炮欢迎衣锦荣归的无业游民。
 
    也没有万骨枯。
 
    变成了一个人,一个人的样子。
 
    金门王、李炳辉是与陈明章。达太安在谁的故事中?
 
    原本是在谁的故事中?冦仲和徐子陵之后,郭靖是不是拖雷的故事、金世遗是冰川天女的故事吗?
 
    廖添丁是不是杨林的故事?
 
    「古文运动」中,韩愈与庄子是志同道合向往古圣先贤的队友。
 
    年代与故事,妳在哪里?
 
    玛丽亚台风警报发布陆上接近清晨的子夜,享受完以滚沸的红豆水泡开的杯面之后,妳揽镜自梳:就寝也是要漂漂的!
 
    对着镜子眨了右眼,发现镜中没有自己美丽性感妩媚明眸善睐瓷雕玉砌的自己闭上了左眼,霎时转瞬刹那弹指须臾间才知道真正的自己,与镜中伊人左右相反。
 
    看到的不是自己,虽然装扮完全一模一样衣饰黼黻冠冕。
 
    不可置信,仿佛若有所失地发动了自己的中古铜罐二手裕隆,上街夜游。
 
    五月天。
 
    从后照镜中发现了有一部满载的联结车自右后方逼近,闪了闪方向灯,向妳表示即将超车的意图。
 
    许愿?
 
    妳接收到讯息之后,将车身右移往外侧车道,让出左边的空间,让镜中与自己左右相反位置的联结车通过。
 
    车祸,妳死了。
 
    家乡的人知道了,陷入哀伤;当年与妳同样露宿街头的天下各地四海万民,仍默默地活着,仍不被知道,也不知道。
 
    今年春节的时候,与失散超过十年的高中好友陈永仁相聚。聊起了当时的我们,还有一位妳失恋时透过BBS(Bye Bye School)半夜传呼三点抛家父离母散的闺蜜手帕交姊妹淘一起抽烟廉价玫瑰红配雪碧的「龙猫」。
 
    「龙猫呢?」、「听说到米国了。」、「听谁说的?」不是我们这一群的人说的、「走吧我们去龙猫故居铲人。」、「业已还给城市原本清净的面容了。」、「电话连络吧!」、电话簿在哪个抽屉?
 
    落伍的人终于也不在退伍的人群中。妳突然想起了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娘〉,两津勘吉初恋一位在剧团演出的女儿,珥瑜顾盼潋滟脉脉处处生姿。
 
    处处留情。
 
    电影《蓝宇》重播的时候,妳目眶噙泪地和母亲在找寻有贩售主题曲的店家,那时候好像已经没有尖美百货了,布袋戏专柜也没有了。
 
    天宇倒店了,天行者路克都有完整的一生,妳却连菩萨心肠梦雨涵的绝代倾城容颜都尚未目睹。
 
    (我曾经与小函爱过,惊从梦中起的现在,突然忘记是小函或者小涵。)
 
    妳在复制朱姐姐〈世纪末的华丽〉的悲伤;不知道是安西教练或者仙道彰告诉赤木刚宪:
 
    妳不是一个人。(记者播报菲律宾天使城的专题新闻,俏丽稚气未脱的小女孩灵眸皓齿地对着镜头说)我(:长大要当医生,帮妈妈和阿姨们看病记者的旁白是:小女孩不知道自己正在复制母亲的悲情没有。)句点
 
    银河铁道列车。看到的不是自己了​​,有人突然不在挪亚的方舟上了;张大春城邦暴力团转进台湾的时候,忘了黥面自己:请一定要认得我。
 
    记住我,闪灵〈皇军〉。
 
    (不是忘记妳的生日,是忘记今天。)
 
    大家都在复制每个人不为人知的悲情,龙猫不见了,小虎队没有了。
 
    金门王、李炳辉也曾与政治人物同型,一起出现在广告传单中,一个人的样子。
 
    油灯被发明以前,棉线、烛油、和徐怀钰一样美丽的妳早就被世人觑见了;妳发生海难以前,救难队早已成立了,不论妳是否得救,妳的样子早就被记录在案了。
 
    「没有」是一种被描述的状态;所以,「遗失」与「玉碎」同样都是一种犹在的持有。
 
    妳的样子,罗大佑。
 
    蝴蝶(Seba)写下大妖殷曼化成碎片,刘若英分开旅行。
 
    可是,后来我变了吧?他们说的……白先勇,〈永远的尹雪艳〉。
 
    他们說妳变了,妳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找不到妳了。
 
    小虎队不见了。
 
    无论是「孙行者」或是「者行孙」,孙悟空都会被吸入金角的葫芦内;普乌的吸收与变身,不就只是一直一直一直在复制比克吗?
 
    永远只有一个人,无论高行健或者被抓到的〈北京一夜〉。
 
    不是陈升,也不是信乐团,当然不是张国荣与张丰毅,王力宏与黄明志的合唱:技安与阿福和冰河与紫龙一样,同一国的;红龙和白龙都会施展升龙拳:春丽的哔哔当叽呢?
 
    (浦泽直树,《二十世纪少年》):只有摇滚乐可以拯救地球。
 
    妳在复制骆以军的悲伤。抄袭是可耻的行为,妳没有真正的自己;《牡丹亭.玩真》后的犹原惊梦?
 
    街角永安诊所的医生们在复制柯文哲,失去了高知识分子应有的独立自主价值观,无论衣饰、术语、道具、纪录的型式,完全都类比柯文哲在台大医院的模样,想借此拉抬人气,增加患者,澈底迷失在金钱物欲洪流之中。
 
    小虎队不见了。
 
    从桃园后慈湖毕业的妳回到了高登市,看见蝙蝠侠与泰迪罗宾联手合演电影的海报:伪饰许冠杰与麦嘉的最佳拍档。
 
    背景是撤离刘晓波和吴凤铜像的铜锣湾时代广场。没有人被改变,人性依然本善。只是龙猫不见了。
 
    还有……那一位「凤新代表」呢?
 
    妳曾经出席陈永仁的结婚大囍宴场,餐桌上只有一位不认识,后来带位的主人家介绍才知道,同样都毕业于凤新高中的校友。穿上皮鞋的妳们自称「凤新代表」。
 
    好像是就读艺术学院戏剧系的?
 
    「那位凤新代表呢?」,妳提问。
 
    陈永仁当场溃堤滂沱泪如雨下:自杀了。
 
    妳和谁同一个房间?妳的室友们呢?
 
    神州子弟今何在?死的死、伤的伤……妳已经无法背诵出完整的飞鱼塘、刀柄会盘问的切口了,温瑞安出狱后竟然跑去了另外的出租套房。
 
    如梦之梦。
 
    在阿里山上担任教职的友人自问着不在剧团之后的自己:什么是「我是一位演员。」?
 
    就像是结婚喜宴上闹新郎的时候,只有朋友可以忍受不会太过分的揭疮疤:(妳和几个女人上过床?)你会爱她吗?
 
    如同当​​年把我捧在手掌心上。
 
    (你姓白,我姓古,人称古白英雄传。)
 
    BB Call的年代,我们复制八八风灾的悲伤,小林村没有及时通知低端人口。
 
    漂向北方,被找到的一夜情,Win me的年代。
 
    达太安是谁的故事?
 
    被宣判爱滋病之后,妳顿觉天地一片苍茫,所有的一切都如梦幻泡影,所有爱恨情仇都是在蜗牛和蛞蝓脚上无谓的事端。
 
    看破迷惘,挣脱牢笼,在婚礼献上最真挚也最虚无的祝福。
 
    许信良、张俊宏、游锡堃各自操持不同口音的江洋大盗起义革命,成为室友共商反清复明大计。
 
    夜奔,被招安的梁山泊好汉。
 
    我辈一直在中影文化城武德,一个人的样子,不可以大啖淡水阿给的高雄郎。
 
    〈我们不一样〉,大壮;玖壹壹和夹子不一样。
 
    彰化肉圆必须和屏东肉圆不一样,被地图截句成不一样的蛋堡。
 
    张震岳、热狗、瘦子、小春、大渊以这样太危险的〈Fly Out〉攻下小巨蛋后,宣布解散:造飞机、造飞机、来到青草地。
 
    妳是看教育片而打飞机的人。
 

本文由线上创作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975004.comxqsb/13402.html


Copyright © 2002-2011 线上创作 版权所有
QQ:1115832052 邮箱:1115832052@qq.com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1115832052
Top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