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心情日记 > 心情随笔 > 正文

『云.游』扬州慢④ ——壶天*个园

2018-12-30 07:00:10 作者:阿吉 来源:线上创作 心情随笔

一、

个园在盐阜路上,离着瘦西湖并不远。

不象苏州的园林多是“大隐隐于市”,不管园内有多锦绣,入园的门总要做得俭朴含蓄,一副低眉顺眼装孙子的样子。而“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人们,就没那么多文化人酸腐的顾及,面阔三间的大门,就那么敞敞亮亮地迎着你,而四外里的白院墙上,也不无张扬地凿出许多花格的漏窗来,毫不吝啬地让墙外人一窥园内翠绿翠绿的景致。

那翠绿翠绿的景致,对墙里的人是种炫耀,而对墙外的人是种诱惑,如此的诱惑,或也是扬州风景妩媚的所在吧。

诱惑你的,是偌大的一片竹林。早知道个园主人爱竹,但想来也不过是,窗前两三支、道外四五丛的点到为止,我们的园林终是愿意讲究个“言有尽而意无穷”的。但个园偏不是,它不用你费心地去做“羚羊挂角”的揣摩,即是爱竹,便将大半个竹林请来,满园、满山、满野实实在在地交给你,随你在哪里,停下脚步,静下心来,去读万竿摇碧,去看翠叶茫茫,去听风吟竹语。

个园最初的那位主人,是嘉庆年间盐商两淮商总黄至筠,他在明时寿芝园的基础上改筑了庭院,并种下了这万竿竹。他是最爱石涛和尚的那句“月映竹成千个字”的吧?于是便借来大和尚的诙谐,给自己起的字即为个园,称呼自家的庭院也为“个园”。

东坡先生说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令人俗”。食无肉,还有鱼舌、凤脑、燕窝,这自难不倒淮扬菜的厨子们。但爱竹爱到骨子里,就能随了苏子“不俗”之愿吗?明清时期两淮盐商富可敌国,修园林养瘦马,极尽奢靡,个园便是一例。只透过这一片偌大的竹林,却也难见苏子清削的文人气质,倒是让人一窥了旧时扬州的巨富豪奢之象。

二、

竹林中,蜿蜒着青石的小径,徜徉其间,随心的景致便流动着擦身而过。走过了碧水相映的水榭,穿过了翠竹遮掩的“幽邃”园门,行到寂寞竹林的至深处,也就找到了豁然开朗的另一片天地,凝缩个园精华的四季园便在此间。扬州却是不乏可人心的景致的,比如瘦西湖畔小钓台内去看春柳烟波画舫,比如何园水心亭中去品乱石嘉树崇阁,再比如大明寺里平山堂上去凭吊流云古木遗风,但说最爱,还要算在个园中的这里所邂逅到的四季风情了。

从竹林中弯弯绕绕地转出来,就便到了宜雨轩后。走得累了,闲坐在一片不大的池塘边。池塘里浮着睡莲,稀疏的几丛,正是花开时节,粉红点点。池水并非清澈,绿得有些肥腻,但依旧可见红鱼隐隐,从容游弋于睡莲与隔岸的山林、洞壑的倒影间。

那山林,是用雪白而细碎的太湖石构建出的。只你不离开,每五分钟就会有一个举着小旗子的美女来到身旁,对你和你身旁她的队友大讲“夏山如云”。在一遍遍无太大出入的解说词描绘下,渐渐的,那雪白湖石堆叠出的嶙峋而高耸的山,在你眼中,就便升入到了夏日的天空里,成为最是瑰丽的云。

你别说,随着周遭接力般的吵嚷和精准无误的灌输,你真就越发觉得它象了......觉得它便是了......觉得它竟也能凝出雨来了,滋育这池塘,滋育这池塘里的睡莲和红鱼,以及这池塘里多有肥腻的绿。

那夏日的“白云”上,立一小亭,四角飞檐,舒展轻灵,如一鹤展翅高翔。即便坐在这喧嚣尘世中的你,也是能听到那云间凄婉的几声鹤唳,也是要一羡那“晴空一上”的悠然的,只你“早引”的“诗情”能否上得“碧霄”呢?就看你心,能否与那亭、那鹤一样的轻灵了,反正那亭就唤做“鹤亭”。

三、

肥绿的池塘上有出水的石,踏着过去,逶迤而入可到山下的洞窟里。随着曲折上下,便能上到山上的鹤亭。所谓“夏山宜看”,小坐亭间,可俯瞰满园的杰楼崇阁、古树红花,当然还有那一处处池塘,和那一处处池塘所装下的水色天光。刘凤诰在他的《个园记》中说,“......叠石为小山,通泉为平池。绿萝袅烟而依回,嘉树翳晴而蓊......”似乎这里静心体会,最好。

鹤亭侧是抱山楼,楼前有长长的檐廊,檐廊尽头连着复道,可通达“秋山”。秋山,是由平直硬朗的黄石堆叠出的,黄灿灿的,多有些雄浑的气势,有夕阳的日子来看自是更好。山上随意长出几株红枫,满树红彤彤的,在浓郁而繁茂的绿荫里,点洒出几分秋意来。

秋山上亦有一座小亭,名曰“拂云”,于其间,满眼尽是山后翠绿翠绿的竹林。

秋山宜登,下山便设计了崎岖而复杂的隧洞山道。美女导游们和大家说出了那路的玄妙,所谓“明的不通,暗的通;大的不通,小的通;直的不通,弯的通”。大家唱着口诀,一路欢快走下,却也增添了几多兴致。

但路亦如人,走路亦如做人,如此凶险坎坷,机关算尽,慢慢想来也让人不觉冷汗涟涟。而这份愁肠,似也象是人到秋日里才多有的世事感慨,看来走到这里,游兴尽了,心便也老了。

山下一半,可通到住秋阁,阁前有一幅楹联:

秋从夏雨声中入,春在寒梅蕊上寻。

四季万象,尽在其间,说得多好。

再有的,还可以坐到透风漏月楼中,隔着花楞窗去看“群狮戏雪”;可以站在宜雨轩的石阶前,试着在茂密的竹林间去寻觅雨后的“春笋”......如此,一园便有了一轮回,一年的轮回,一世的轮回。

透过宜雨轩的玻璃窗,可以望到其后隔着水塘、假山,绿树掩映间的红漆楼阁,楼阁中央悬着白底黑字的匾额,题写着遒劲的四个字——壶天自春。

《个园记》中说,“......以其目营心构之所得,不出户而壶天自春,尘马皆息......”。什么生生不息,又永无止境;什么风起云涌,又一脉相传。如此,一壶小风景,却做得天地大文章。

所以扬州最爱个园的四季园,也便缘于此了。

本文由线上创作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xqsb/18438.html

博客主人YeLongCu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资深技术宅。
  • 文章总数
  • 1389237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推荐文章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1 线上创作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Top 博聚网